浅睡深眠

我只是想,在安静的雨夜,光脚坐在木地板上,抱一把木吉他,和着雨声,静静的唱首歌。

痴情司。

两年前,还有最近几天,不断的单曲循环。

何韵诗,舞台剧“贾宝玉”,一直心心念念,却一直无机缘一看。

网路上一直搜索不到完整版。

倘若有机会看到,不晓得自己会不会当真哭晕在台下。

第一次听是因为“芝童”的同人MV,故事脱胎于“梁祝”,惊为天人的剪辑,相契的天衣无缝,似是能弥补未能合作的遗憾,短短五分钟的视频,同时被配乐和画面虐的撕心裂肺。

私以为世间能配得起这首歌的爱情,乏善可陈,倘若偏要与之契合,便得以死来作为句读。

大梦初醒一般的绝望和悲凉,些微凄楚、些微疼痛,而,荡气回肠。

世间情爱,情深不寿者,大抵总会有个无望的尽头。

“其实你我这美梦 气数早已尽

   缠绵也是无用

   情愿百世都赞颂 挚爱的面容

   因爱而目送”

但,天知地知你知我知,情到极致,又何惧所谓的“尽头”。

我问,

要如何去爱,才算痴情。

你说,

“有人情痴的,不怕天地变”

那,

“今世若无权惦念

   迟一点 天上见……”



评论(6)
热度(2)

© 浅睡深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