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睡深眠

我只是想,在安静的雨夜,光脚坐在木地板上,抱一把木吉他,和着雨声,静静的唱首歌。

我们在“我们的时代里”,说好不分离

这是一段,很早很早就想写出来的文字,在漆黑寂静回声隆隆的电影院,在一个人紧闭房门、拉起窗帘、关了灯的房间,在艳阳天闷热而又水汽翻滚的空旷客厅,在反反复复播放、暂停、倒带、沉默的空档,在安静阅读、一遍一遍温习只言片语、字字句句的瞬间。

或许很多时候皆是如此,太丰沛的感觉与感知,当想要倾诉时,总要经过晦涩与磨砺的过程,如同挤压牙膏一样,琢磨而小心翼翼,怕表述不清、怕大惊小怪、怕冠冕堂皇、怕顾此失彼。

以至于在看“刺金时代”的时候,我甚至开始准备纸笔,因为很多情绪像是瞬间沸腾又寂灭的气泡,在一桢一帧色彩绚烂、华丽无边的画面,和被包裹掩藏封存的极好,却又分秒倒计时着喧嚣爆破的阴暗腐朽、空洞淫靡里,会变得捉摸不定、无计可施,会被忽略、被忘记、被迷失。

本是想一气呵成的看完,再去思索与回味,却一次一次不受控制的倒放,以至于一部165分钟的片子,我从昨晚,看到了现在。这是一场无时无刻不充斥着反转的,看似闹剧、喜剧的终极悲剧。即使这一秒在幸福满满、会心微笑,下一秒却要马上坠入无边黑暗、冰冷深渊。因为很清楚夜夜笙歌、纸醉金迷下,盘根错节的是命运最悲凉惨烈的伏笔,于是时刻提着一颗不规律跳动的心脏,怀揣着压抑防备的情绪,等待眼前无间断炸开无数催泪弹,等待无尽寒冷埋首没顶。

抽丝剥茧、字斟句酌一样的回味温习,会让笑点陡然失去意味,平淡无奇,温情烘托着泪点蒸腾气息,伤痛沸反盈天、悲壮深厚浓郁。

或许一个人在庸俗繁杂里浑浑噩噩久了,麻木不已的神经需要些许刺激,才能感觉这一刻曾为自己而活。

不是个会在看剧时经常哭泣的人,却从一开始就泪点不断,无法抑制的掉眼泪、啜泣,从四姐妹圣诞夜流着泪奔赴顾里家团聚,从她们在露台上啜饮香槟、大呼小叫、相互亲吻拥抱,从她们光着脚在大雪笼罩的高架桥上奔跑,从她们一同穿上南湘亲手设计的衣服手拉手仿佛与四年前唱着“友谊天长地久”的光景重合,从她们在别墅前的雪地里打闹嬉笑,从她们在罗马放肆狂欢、摇曳舞动如万花盛开,从她们在那个仿若一切都开始分崩离析的雪夜里,伤痕累累,搀扶喁行……她们彼此“讥诮”,相拥哭泣;她们因隐瞒、误会、怨恨、猜忌而彼此伤害撕扯,直到满身疲惫、伤痕累累、鲜血淋漓,才发现,当她们互相喷洒毒液、万箭穿心的时候,那个最痛的人,其实是自己。

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,都会像我一样,在她们身上恍然看到自己的倒影,即便并不全然相似、即使并没有什么作证和论据可循,可我知道,终究会有些人,她们出现在你的生命里,融入骨血,埋进呼吸,打上烙印,刻下痕迹,从此不得遗忘、不能放弃。

曾经在朋友圈里写过,什么是姐妹,又有哪一种定义叫朋友、闺蜜,“小时代”所告诉我们的理论,无论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,无论我们正经历着怎样的爱恨情仇、爱恨别离,我都绝不容许任何人欺负你、伤害你,就算整个世界抛弃你,就算与时间背离、与世界为敌,我也会在你身后,扶持你,保护你,管你到底。所以即便前一刻还在相互责怪、怨恨、迁怒、拉扯,下一刻唐宛如会拉着南湘逃开打手的追赶、殴打,即使已经头破血流,却还要伏在南湘的身上,替她挡开一切伤害,一如年少时,南湘把她护在身后,挡开男生的欺辱和奚落;所以即便顾里的脸被林萧用玫瑰花束划出血痕,即便她被南湘背叛,下一刻当她们有危难时,她还是她们无所不能的“女王”,她还是会冲在最前面,她还是最能,安定人心。

以前看书时,其实并不喜欢顾里,她骄傲,她张狂,她目中无人,她自以为是,她尖酸,她刻薄,她满口的獠牙在孜孜不倦的向周遭喷洒着毒液,她生命里的每一次重大事件,最后都会演变成整个故事里一枚又一枚的定时炸弹,开启一次接一次的意外,营造一场连一场的混乱。而当她幻化成光影世界里有血有肉的“真实人物”的时候,我开始一次一次为她心疼,我开始慢慢有所好感,直至喜欢。即便她依旧骄傲,依旧张狂,依旧目中无人,依旧自以为是,依旧尖酸,依旧刻薄,但她会哭,她会软弱,她会说“对不起”。她说,“每个人,包括我自己,都有愚蠢透顶的时候,正因为如此,每个人,都应该要有一次被原谅的权利。”她说,“哎,你们三个,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,我就是你们头发上的口香糖。想摆脱我,除非你们削发为尼。”她对林萧说,“我管你啊,我从小到大管你管到现在,我管你管的还不够吗,我可以,我可以管你一辈子。”于是我开始会设想,倘若没有顾里,“时代姐妹花”的故事还会不会有继续,又该如何延续。友情亦会使人强大,想要去守护在意的人的心情,会让一个人变得无往而不胜,光芒万丈、无坚不摧。

我们在“我们的时代里”,说好不分离,即便青春荒唐,我,终不负你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浅睡深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