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睡深眠

我只是想,在安静的雨夜,光脚坐在木地板上,抱一把木吉他,和着雨声,静静的唱首歌。

天凉好个秋。

突然脑海里就冒出这样的词句,不妨就写下来当做开头,反正也是跑题大王。

那么索性以后都不要写标题好了,本来就该是任性着、随性着写下什么的,笑。

好像越来越对夏天无甚感觉,又切实有种念念不忘、不想任回忆放手离去的莫名情绪。

本来就是矛盾综合体。

从很久以来就不喜欢夏末之后傍晚天空突然黑下来的感觉,总会怀揣着种深深的惊恐和时日无多的荒谬感。而现在呢,虽然还是不太习惯,却对黑暗里裹挟着的逐渐上涨的水汽,深深眷恋,恍惚里似乎下一秒钟就会有一场大雨倾盆而至。

盼雨,盼雨,盼雨。雨中的一切漂泊慵懒又美丽。

连续两天早上自己动手做三明治,全麦吐司,水煮蛋,熏烤火腿,脱脂奶酪,配盒装牛奶。其实好想喝橙汁,用很漂亮很漂亮的灯工玻璃杯子。

忙忙碌碌里时间在无声流逝,害怕着一晃神、一转身,镜子里就再也找不出原来的自己。

最近加快了阅读的速度,强迫自己把阅读当做每天的必须课,有点悲哀,以前从开不会对自己有这种要求,朝九晚五、循规蹈矩的生活模式,有秩序节奏带来的小快乐,却也丢失了自由。多么精彩的书籍,倘若拖延搁置太久,也会变质而索然无味。

不断的在各种报刊杂志上看到川端康成的推荐,还是无法理解与喜爱他笔下的文字,或许是修为还不够,一本《雪国》看得我如咀嚼鸡肋。

很想看卡夫卡,吉本芭娜娜,朱天文,青山七惠。

对胡兰成有种又爱又恨的感觉。

这几年很少穿白衣,夏末秋初,未及尽兴。

对各种香水、香氛仍然执念甚深,多年积累下的库存已然快要用光,最近居然发现了有自己不喜欢的味道,无论是前味、基调还是发散之后,有无感之感。对香气这种东西很敏感,任何一段都有随之匹配的记忆,珍贵而珍惜。

从六个月以前开始学习每晚睡前抄佛经,为此请教过很喜欢的作者,他说只要秉持着尊重敬畏之心就好。起初只是茫然的求心静,抑或只是求果问因,而今只想保持这种静修的习惯,不为何事,不问因果,心清心平。

放下,与放平。

对忙里偷闲的日子最乐此不疲。

该好好为接下来的几日清闲做个规划。

怀念整晚不睡,坐在木地板上,一片一片看电影的时光。

评论(3)
热度(1)

© 浅睡深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