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睡深眠

我只是想,在安静的雨夜,光脚坐在木地板上,抱一把木吉他,和着雨声,静静的唱首歌。

2016.9.26,阴天。

目测,会有大雨。

而我,有多久没有写下只言片语。

如斯混沌。

整夜失眠,忽然而至的低血糖,冷汗把衬衫变潮湿,左半边心脏开始久违的疼痛,疲倦难受的不想说话。

日子像是一种轮回,前一阵子有多欢欣喜悦,下一阵子,就会有多痛彻心扉。

就像一个人欠了你,会有一个人来替他还,而你伤了别人的,也会有另一个人再从你身上讨回。

就像身体豁开了一个裂缝,冷风呼呼淌过,内心空洞到泛白。

不想笑。

眼睛很酸,又好像哭不出来。

夜晚入睡困难,早上艰难清醒,满心无措茫然,满腹的坏脾气。

我把自己生生活成了一个废人,却抵死不愿承认。

开始认真学习音乐之后,却越来越不敢开口唱歌,才发现自己有多浅薄,厌倦自己的声音,连自己都难以取悦的时候,又如何能取悦别人。

食欲好坏参差,持续消瘦,但很喜欢这种状态,只要不生病,未尝不是件好事。

害怕自己终究会孤独下去,却又害怕卸下防备、碰触底线的接近。

贪恋温暖,却惶惶害怕着终有一天还是会失去。

经历过短暂独居,从夜幕降临到晨光微熹,只能直挺挺僵硬着瞪大眼睛到天明,明明没有什么,明明自觉该心无所惧,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害怕安静,冰冷无声的安静。

软弱的让自己觉得恶心。

我厌弃这个世界,却又像个卑微的胆小鬼,害怕被这个世界放弃。

现在突然喜欢起夜幕突然降临的感觉,不再像是以前形容的大限将至,而是种徘徊在温暖边缘的无声寂静,很安全,不动声色,有那么一刻最靠近真实的自己。

十几岁年少的时候就想过,多年以后,会不会想要拥抱彼时的自己,而我想,或许现在的我,才想要向十年前那个倔强却淡然,无悲无喜的自己学习。

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年岁可以浪费。

亦不想在濒死的那一刻后悔。

我想用一整个夜晚,安安静静的坐在窗台上,仔细想一想自己。

评论

© 浅睡深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