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睡深眠

我只是想,在安静的雨夜,光脚坐在木地板上,抱一把木吉他,和着雨声,静静的唱首歌。

逃离

很难在办公室里写些东西,没有闲适与轻松的感觉,只是沉沉的压抑。
好像快把自己逼到某个临界的点位,如果再不松绑,似乎就要溺死在深度的黑暗里。
很长时间的不快乐,是真的不快乐,而不是一直能够保持的,无所谓快乐,也无所谓不快乐,更无所谓快不快乐。
越是难过越是会不断的微笑,即便大多数时间连原因都不知道。
被忙碌与疲惫覆盖麻木了感官与直觉,却无处可逃,而某些感觉与体认在不可遏制的腐蚀与丧失。
如果再不尽力伸手去收紧,就会空洞茫然到再也听不清内心的声音。
浑浑噩噩,阅读是奢望,写字是奢望,安安静静听音乐、看影碟、浅吟低唱,也是奢望。
晦暗而不知深浅的泥沼,步步危机。
是不是反而任性一点,才能拥有所企盼的自由。
扯个理由出门,在夜晚空荡荡的大街上游荡,漫无目的,却是走很快,让冷风拍入骨髓,削减了暴戾之气,然后有片刻的清醒。
在便利店买听装啤酒,然后在昏暗的路灯角落一口一口慢慢喝完,冰冷入喉,就可以逼回夺眶欲出的眼泪。
当你想要为某些人变得强大,那么先学会让自己不动声色,才能无坚不摧。
喝了酒,洗过澡,湿漉的头发不吹干就躲进被子里看书,村上的1Q84,被我搁置了太久,就只是想这样享受片刻的宁静。
唯以永日。
直到睡前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弄丢了耳机,抑制不住心焦的寻找,翻箱倒柜,仍不知何去,是名副其实的耳奴,丢了耳机就好像魂不附体。
而到什么时候生活才能趋于平静。

评论(2)
热度(1)

© 浅睡深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