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睡深眠

我只是想,在安静的雨夜,光脚坐在木地板上,抱一把木吉他,和着雨声,静静的唱首歌。

逃离被捆绑的生活

提起笔来的时候就在想,或许我接下来想要叙述的,流水账一般的,才是我本来想要的生活。

似乎又是好久都没有认认真真的写些什么,生活被各种形式的无可奈何所捆绑,找不到那个原来想要坚持的自己。

其实不止一次想要记录下来偶尔的偷闲,以及偶尔不同于以往的真正属于自己喜欢的小生活,却总是让惫懒替代了决心,循规蹈矩、模式不断重复的生活,果然会钝化与掩盖某些敏锐的知觉与感受,而后逐渐麻木。

而又有一段时间,仿若把自己包裹在真空之中,沉入深深的潭底,听不得一点声音,容忍不了一丝触碰,一点点风吹草动就能让我疼的撕心裂肺、拆筋错骨,不听、不动、不想、不看,甚至不愿再呼吸,不想让自己再活下去。

不再去提及了,即便是结了痂的伤口,一经触碰,还是会从里面隐隐约约、深深浅浅,敲打神经一样的痛。

很多时候好像都是要疼到极点,痛定思痛,才能开始下定决心学习怎样重新审视自己,重新面对该属于自己的那份生活。

而也许当另一种忙碌的方式开始充斥大脑,我会忘记怎么去痛去回忆。

周五下班之后没有去酒吧,有早早回家,想早一点休息。之前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办法睡觉,只能机械一样眼睁睁看着天花板上偶尔倒映反射的微光,而后白天虽然还能按部就班、不露声色,自己却知道内心和身体里有多空洞,精神有多恍惚。而当我开始从内心给出自己尝试让这混乱绝望的一切停止的讯号,疲惫与晕眩的感觉果然开始像潮水逆涨,扑面袭来。

吃了外婆亲手包的全素的饺子,而后各占房间一隅,她看她的历史言情剧,我看我的私人小电影,宁谧而前所未有的安心。

录了新的歌,做为之前不好好吃饭、速度又慢的惩罚,总算是交了功课,风格变化很大的歌,以前根本都不会开口去唱,但人啊,要愿赌服输不是么,其实也是因为歌词真的句句戳心,不得不说,我有被触动了。

有很多个终于开始清闲下来的周末都会规划着要如何早点睡觉,但果然我还是晃荡到了大半夜。

好在不用起早,就这样一直赖在被子里,窗帘缝隙透过来的阳光有点刺眼,小裤子肚子饿了在不停抓笼子,而我终于可以拖拉到中午一直不起,躲在被子里来回翻滚折腾,听歌阅读看电影,但没有写字。

去买了新款的笔记本电脑,和妈妈在弥漫着浓郁西式气息的小众餐厅里吃了晚餐,白灼菜心稍稍有点过火,铁板牛肉稍稍有点油腻,番茄蛋花汤稍稍有点清淡,然后稍稍没了点食欲。没有喝酒,去参观了一家店铺的藏酒室,果不其然勾起了我的小欲望,最近偏爱各种葡萄酒还有香槟,又心心念念着网店里几套好看的玻璃酒杯。

听了巴洛克时期的古典管弦音乐会,开场前的“快闪”虽然稍嫌拖拉,少了惊喜,但足够好听,音乐果然能让人忘记一些事,然后又回忆起更多的往事,不知悲喜。

放任自己在会场里边听音乐边举着手机看小说,为自己找借口有感觉的音乐就该配有感觉的文字,亦真的是很有感觉的文字,充满代入感的感同身受,读来有轻微的酸楚,和偶尔的字字锥心。

于是又演变成夜晚开始不得入睡,新电脑修补漏洞系统升级没办法关机,荧光屏闪烁驱走仅存的一点点睡意,恍惚里思绪翩迁浮光掠影,我突然有点不知道是应该微笑还是静静哭泣。反复听同一首歌,“爱是一个人的事”,又是字字句句深深刺入每一寸肌理,又直直插入心肺,连一呼一吸都挟带着痛感,又有种微妙而痛快的彻底。

凌晨三点,披着这两年已经很少穿、但一直深深喜欢着的粗线毛衣,给自己煮面。在温吞的热气里,一面慢慢咀嚼,一面翻找电影、阅读文字,恍然如17、8岁时年少倔强的自己,夜夜不睡,任性玩乐。而彼时我认为自己清醒而决绝,而今却渐渐失却了当年的勇气。

我想依然像当初的自己,走很多路、读很多书、看很多影碟、听很多CD、写很多字,然后有一天背起吉他,尝试远行。

总觉得在外婆家的自己的房间像个孤独的巢穴,而我是里面蜷缩而穴居的寂寞小兽,环境杂乱,却安心,也懒于收拾,沉溺于被各种书山碟海包围的踏实感觉,而后或许就能忘记自己是谁。

被外公调侃过“作家”的房间都是极端凌乱的,但其实我充其量只是个迷恋写字的人,和重度囤书病、文字依存症患者。

一夜无眠以后更加的头重脚轻,而后继续躲在被子里和自己周旋,直到肚子开始“咕咕”乱叫。煮了云吞面,叫了麦麦。胃口一旦有被填满的感觉,头脑就开始混沌,但感觉依然亢奋矍铄。

生命果然在于折腾,反反复复的折腾。

还是睡不下,和妈妈去了奥城,被准嫂子拉去试妆,认识了很nice的化妆师(其实更应该称作艺术家)小樱姑娘,真的是各种温婉淑良,很自然有深深安心和因为喜爱而想要亲近的欲望,呐,其实真的有点开心,虽然一旦我们两个开始单独讲话,就会变成相互客气而过分拘谨的诡异场面,但真的很高兴,也很感激。

还是会沉湎于各种酒吧,去了奥城新开张的salasa分店,人满为患,但没喝到想喝的Mojito,一点点懊恼和遗憾。

那么或许若时日皆能如此,即便无喜无悲,无所谓快不快乐,当另类的忙碌充斥大脑,我开始有事可做,是不是会变的稍稍好过。

 

 

评论(5)

© 浅睡深眠 | Powered by LOFTER